第一次参加V的WF飞行活动 语音卡的成粉末 崩溃到无底线。。。半天时间一次都没落地!!!

花了半天时间飞WF 从赫伯特到墨尔本,等待40分钟起飞,各种联系不上,最后联系墨尔本进近时候FSX崩溃 

 

我认了  赶快去墨尔本地面排队等起飞   好嘛  第一次要放行70分钟后 15.25才得到放行  继续排队滑行   各种不搭理  各种听不到

 

15.50终于起飞了   好嘛   两个进近和一个区调都不理我   不理我就罢了  我挨个联系  语音不行咱发文字  飞了53海里最后区调才收留我

 

赶快飞吧 到了联系悉尼进近时候又重演了  给指定的进近下线了  联系别的又不理  FL230飞到悉尼上空  终于有进近接收了  下高  

 

咱快点下  下啊下  擦 FSX又崩溃  瞬间无数的草泥马在心头飘过  

 

从12点开始到下午17.10 一次没落地  期间VVL语音每20分钟失去联系一次 若干重启才行。。。

 

别说我不懂飞行  别说我不懂电脑  今天就是霉运  什么都不行  新装的正版系统  最简FSX插件 

 

 

post-330-0-83177600-1384074697_thumb.jpg

呵呵~在地面等待2个小时耗油4T 目前正在飞往YSSY~https://forum.vatprc.net/uploads/emoticons/default_ph34r.png" alt=":ph34r:" />

从14点一直等到17点才起飞…巡航的时候还崩溃了…

https://forum.vatprc.net/uploads/emoticons/default_biggrin.png" alt=":D"> 今天确实中邪了,俺电脑从进入开始,先后一共Fatal Error有5次之后,其中一次还是在刚起飞,联系进近的时候,之前这种情况基本上没有过的。本来还想全程录像的,结果每次都是录到起飞就崩溃了。

 

之后重启了电脑,似乎好了很多,没有录像了。一路很顺利,也许VATPAC的管制这一个星期管制得疲劳了,似乎有些懈怠… 

 

落地跑道之前给的是RWY16R,但是进近一直没给落地跑道变更,知道给我许可localize时候的跑道是RWY16L,不得已马上更改落地跑道到RWY16L,最后ILS还是个错的,只能提前断自动落地。

 

今年的WF2013第一战参加的时候,也是使用的Rwy16L,最后一站回到悉尼,落地跑道也是Rwy16L,也是一种注定的巧合吧 https://forum.vatprc.net/uploads/emoticons/default_biggrin.png" alt=":D">

今天飞行无比的顺利。。。也许是上次苏黎世到汉堡太悲催了这次人品回补一点吧!就是被限速有点小不爽! 赞一下悉尼进近,三下五除二就把我弄到5边上了,都几乎没有等待!

今天也是我第一次参加WF活动,CCA24,还挺满意,没有传说中的盘旋等待,但是虽然我地面申请放行和申请退开都比较早,可还是在跑道外等了好一会,唯一的问题就是中间语音突然故障,我的频率显示我在区调,但是区调给我发的语音和文字我都收不到,还是幸亏TS里的飞友帮我转达才知道,后来转了一个别的频率又转回来就OK了,总体来说不错,中国机队今天可是出尽了风头,在墨尔本的时候像是到了北京,听到的全是AIR CHINA。

前几天飞WF崩溃过,后来删了cfg重新优化下这两天没事了,飞行顺利就是地面被流控太久。。进近过程中TCAS警告一架飞机和我同高度往东飞去差点复飞,最后安全顺利落地

我还算顺利,墨尔本地面有点乱,放行和推开等的时间比较长,后面都还可以,就是到悉尼进近时候,叫了4次才理我,director不错,由于前面进近耽误了,过SY VOR时高度还有FL210,director引导我绕了一下,最后顺利降落。。。。落地后累了,直接小睡一会儿。

 

全程语音清晰不卡,只有墨尔本放行声音很闷,音质差

 

Eric比较悲哀,两次进近都崩了。。。但是前面看你飞过几段,也没有崩啊,看来电脑不在状态,今天你没运气,呵呵。。。。。国内机组可能网络确实有问题,今天听到几次叫我们CCA的机组,而机组听不到。我跟 Eric 相距不远,起码有3次ATC叫 Eric没听到。。。再加上ATC最后一天了,比较疲惫,经常忽略机组呼叫,令到不少机组感觉不爽。

 

今天蹦的机组也真多,鱼头那个强劲的电脑竟然崩了5次,我这个破本本还算争气,一直没崩。

 

总的感觉,今年WF比去年差些,去年我也飞最后一段,起码管制弄的井井有条。但去年最后悉尼附近下高时内存溢出飞失败了。

 

 

不管怎样,也算一个经历, 那么多CCA这件事本身,就很成功了。

Director貌似是真实管制 https://forum.vatprc.net/uploads/emoticons/default_wink.png" alt=";)">

回ZC

 

 

Andrew Carr 不知道是不是真实管制,但他是PAC非常老资格的管制,很早就是PAC的STAFF,好像就是ATC培训的Director,而且因为态度好,喜欢帮助人,几年前PAC专门给他发过勋章,现在辞去 PAC 所有的职务,可能年纪原因吧。

回复Sam  我怎么感觉今年这么多CCA  明年反而不一定航线过中国呢  

 

后来仔细分析  似乎今天崩溃都和VVL有关

 

这个真难说。。。呵呵

 

是的,之前我们也想过各种结果,不过总的来说 积极方面大于负面的。

 

今天的过程比我之前想象的要好很多,今天我们这么多机组参加,那么多飞友在TS3上。

 

我在一路飞的时候听语音频道,很多CCA的机组都是语音和管制员的交流都基本上没问题。

 

活动中的问题,大多数基本上都是由于和管制员交流不畅照成的,比如语音机组网络原因听不清,文字机组得不到回复。

 

VATPAC的最后一段的管制确实似乎有点没达到期望,一些协调没有更好的解决好,没有第一段准备的充分感觉。

看到这么多FSX崩溃的情况,请让我暗自爽一下:X-Plane 64bit + 复杂地景全程表示毫无压力~

CCA7, 第二个到达,无比的顺利。

 

中间还提醒了一下 SY-APP, 他的ES有问题,怎么喊都没用,后来重启一下就好了。

 

崩溃的几个,你们把后台该关的尽量都关了,个人经验,尤其是360和迅雷占得内存特别大!

 

经验就是要早走呀! https://forum.vatprc.net/uploads/emoticons/default_biggrin.png" alt=“:D”>

由于昨天下午后来有事,一飞完赫伯特到墨尔本就立即从墨尔本起飞了,3点左右就到悉尼了。。。除了联系悉尼进近的时候被指挥连续换了好几个频率,其他都比较顺利。